刚刚在一旁观战,姜瑾年还只是觉得牛头的身手十分了得。

现在他亲自上场,手中长枪一连和牛头对了十几招。

姜瑾年赫然发现,牛头双手的力量,实在是大得有些吓人。

姜瑾年的长枪但凡被牛头的那双铁拳磕到,就是以姜瑾年的实力,都经常被撞得偏离了轨迹。

这让姜瑾年的许多杀招,无形中全被牛头的铁拳给硬生生砸没了。

如此强悍的对手,可以说得上是平生少见。

李文斌能够坚持到现在,真得多亏他的身手在护卫队里排名靠前。

若是换了其他人过来对付牛头,只怕不消片刻,就要被牛头的那双铁拳给硬生生砸死。

目前有了他的加入,双方勉强能够打成平手。

但姜瑾年更担心,万一双方缠斗下去,只怕这些黑衣人会有后续的援助力量陆续赶来,到时候队伍又将陷入重重围困之中。

想到这里,姜瑾年把心一横,决定留下身手比较不错的兄弟作为帮手,一起磨死牛头和马面这两个黑衣人。

至于剩下的兄弟,则护送着马车继续赶路前行。

只是还不等他将计划实施,就听不远处一声响彻黑夜的惨叫声传来。

姜瑾年闻声一看,顿时目眦欲裂,对付马面的李勇,竟然被马面一鞭子穿透了胸腔。

马面顺手一扯,白骨鞭瞬间从李勇的胸腔中抽出,只留下一个黑洞洞,两指粗的贯穿伤口,正在滋滋地往外冒血。

“李勇……”

同伴惨死,让护卫队的众人齐声悲呼。

“哈哈,无知小儿,岂是我的对手?”

顾远又有些坐不住了,张峰轻轻的说道:“这马面乃是筑基后期修为,你,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看到顾远依然有些跃跃欲试,张峰想了想又说道:“暗处可能还有人,你不能被他们看到。”

顾远有些不解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,脸上依然全都是黑泥,有些已经干了,脏兮兮的。这副尊容就算出去,别人也是看不到他的样子的。

张峰补充道:“就算他们看不到你的脸,也有可能记住你的身形。”

“可是,”顾远说:“之前执法堂那些人已经看到过我了。”

张峰语气平淡的说:“死人是不会开口说话的。”

……

马车外。

马面一脚踩在死去的李勇头上,得意的朝着悲呼的护卫队员放声大笑。

“老牛,小弟都已经开张了,您那里怎么还是僵持不下呀?!”

“您要再不动真格的,小弟可就把剩下那十几个小子全给宰了。”

“到时候没过足瘾,可别怪小弟我杀得太快了,哈哈哈!”

话音刚落,马面的身影骤然一闪。

还不等护卫队的人反应过来,一道凌厉地白骨鞭带着凄厉地呼啸声,朝着护卫队横扫了过去。

这骨鞭来势汹汹,眼看几名位于马车前方的兄弟就要被骨鞭扫中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